当前位置:中国反邪教网 » 专题 » 科学家与占星师对话 » 正文

如何制做星盘(五):星星决定性格还是地理环境决定性格

作者:李申 来源:中国反邪教协会 2017-07-11
打印

1484653887711486

一,星座与中国的人性理论

用星座占卜命运,是说星座决定着人的性格,性格决定着人的命运。于是就发生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因素影响、甚至决定着人的性格和命运?

现在用于占卜的星座有十二个,也就是把人的性格分为十二类。这十二类性格被认为是与生俱来的,所以也可以说是人的本性。

研究人的本性,用力最多、成就最大的,是中国哲学。家喻户晓的《三字经》,第一句“人之初,性本善”,讲的就是人的本性问题。

中国历史上,关于人的本性是什么,或者人的本性怎么样?也存在着众多争论。有主张人性本善的,有主张人性本恶的,也有主张人性分为三品、也就是三类的。三大类之中又可以分为一些小类的,和如今的星座占卜区分为十二类有点相似。

从宋代开始,人性本善的主张得到了广泛认可,其他的人性理论则遭到了批驳。家喻户晓的《三字经》,就是宋代产生的。这种人性理论认为,人的本性都是善的,但是由于各人的气质不同,所以不能都表现为善。气质不同有多少个类别?这种人性理论没有给予回答。

至于人的本性和气质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中国古代哲学家或者认为是上天的安排或赋予,或者认为是各人出生时禀受的气、也就是构成身体的物质状况不同。这两种理论在一般人那里,也都化为一句简单的话:天生就那样!所以才称为本性。

但是却有一个人,他提出了一种见解,认为是地理环境对于人的性格或者本性有重大影响。这个人,就是著名的历史学家班固。

 

二,地理环境决定性格论

班固的学术代表作是《汉书》。《汉书》首创在史书中设“地理志”专章。其卷二八描述了当时的地理区划及历史演改之后,接着描述的,是地理环境对于人们性格的影响。

《汉书·地理志》描述道,秦朝实行郡县制,把全国分为36郡。汉代不断增加,加上诸侯王国,到班固著书时,全国共有郡、国103个,县城1314座。民户1223,3062家,人口5959,4978人,是汉朝的鼎盛时期。

要管理这样一个统一的大帝国,不仅需要很好地了解各地的山川险隘,土地物产,也需要很好地了解各地的民风人情。所以在地理物产以外,研究、并且记述当地的民风民情,就成为班固创设“地理志”的重要动机。

《地理志》说:“凡民函五常之性。而其刚柔缓急音声不同,系水土之风气,故谓之风;好恶取舍动静亡常,随君上之情欲,故谓之俗。”也就是说,民众都有仁义礼智信这五项善良的本性。但是性格的急躁还是舒缓,刚强还是柔弱,还有语言和声音的不同,决定于地理环境,包括水系、土质、气候等自然因素,班固称之为“风”。民众的喜好和厌恶、贪婪或廉洁、进取还是安分,则没有常规,会跟着君主或长官的情性欲望而加以改变,班固称之为“俗”。

班固援引孔子“移风易俗”的话,认为一个君主,要治理好天下,就要设法让人们的性格都趋向中正和平,那就是教化的成功。

班固在这里提出了影响人们性格最终形成的两大因素:一是地理环境,一是君主或长官的教化。

班固对于每一地区的地理状况,都指出了该地的天区分野,也就是和天上星座的对应状况。但是一个字也没有讲到星座对人性格的影响。也就是说,在班固看来,星座和人的性格,没有丝毫的关系。

 

三,地理环境与性格举例

《汉书》记载的是西汉时期的历史。西汉的京城在长安,也就是今天的西安附近,原来是秦国统治的地区,称秦地。班固首先记述和分析了秦地的地理和民众的性格。

班固首先指出,当时的秦地,不仅包含今天的陕西和甘肃一带,还包括四川大部,河南、云南、贵州、 青海等部分地区。其星座对应的是东井和舆鬼,即二十八宿中的井宿和鬼宿,在西方十二星座中对应着巨蟹座。

接着,班固分析了秦地的历史。说该地有周代文王、武王的遗风,也有秦国当初治理的成果。汉朝定都长安,又把各地的贵族富人迁到长安附近,所以“五方杂错,风俗不纯”。然后分析秦地的地理条件。说该地“濒南山,近夏阳,多阻险,轻薄易为盗贼。”由于贵族、富人过多,所以民俗奢侈:“嫁娶尤崇化靡,送死过度。”天水陇西一带多林木,民众都用木头修房屋。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等地“迫近戎狄,修习战备,高尚气力,以射猎为先”。所以这些郡里的民众:“民俗质木,不耻寇盗。”武威以西四郡,则有所不同:“地广民稀,水草宜畜牧。”“风雨时节,谷籴常贱。”加上政策宽厚,官吏也不苛刻,所以此地“少盗贼”“吏民相亲”。

巴蜀一带,“土地肥美,有江水沃野、山林竹木、疏食果实之饶。”民众以鱼稻为食,没有灾荒年的忧愁,所以养成了“轻易淫佚、柔弱偏隘”的性格。景帝、武帝时期,文翁做太守,教民读书。效果是,民众“未能笃信道德,反以好文刺讥。”其代表人物,就是司马相如、扬雄等人。

周地,是柳宿、星宿和张宿的分野,对应着巨蟹座和狮子座。自从周王室东迁以后,属地被诸侯不断侵蚀,所以土地狭小。民风“巧伪趋利,贵财贱义”。喜欢经商,不愿为官。

赵地,昴宿和毕宿的分野,对应着金牛座。包括山西中北部、河北邯郸一带和山东一部。

山西北部,有许多是商纣王统治下的遗民。“丈夫相聚游戏,悲歌忼慨。起则椎剽掘冢,作奸巧,多弄物为倡优。”女子“游媚富贵,遍诸侯之后宫。”

邯郸一带,北通燕国涿郡,南有郑国卫国,处于鄣河之间,是四通八达的都会。所以“土广人杂”,民众的性格,“大率精急高气,执轻为奸。”至于太原、上党一带,原来晋国的子孙众多,他们“以诈力相倾,矜夸功名。报仇过直,嫁娶送死奢靡。”汉朝统一以后,是最难治理的地区之一。

此外班固还分析了魏地、燕地、齐地、鲁地、宋地、卫地、楚地、吴地、越地等处的风俗人情。吴地包括今天的江苏,还包括浙江、安徽、江西的一部;越地,包括今天的浙江一部以及福建和整个岭南地区,还有云南、今天越南的一部分。不再一一列举。

 

四,地理与星座影响性格评说

班固对各地地理与人性关系的评述,是否恰当,可以商榷。引起我们注意的是,班固认为决定个人人性或性格的,不仅是地理因素,还有君主及长官的教化和引导。

中国古人,当然也有班固,始终认为,地上的事情受制于天上。天上有个类似地上君主的天帝在统治着这个世界。天帝的意志,经常通过“垂象”,即通过日月星辰、风雨阴晴的种种表现,显示自己的意志。而观测这些天象,以判断政治优劣,判断吉凶祸福,是中国古代学者的重要事业,特别是汉代学者的重要事业。但是在汉代学者们、包括班固等人看来,天象所昭示的,仅仅是吉凶祸福,与人的性格无关。所以班固对于每个地区都列举了它们所对应的天上的星座,但一句也没有讲到这些星座与民众性格的关系。

班固地理环境影响民众性格的理论,可以赞成,也可以不赞成。但是比起星座影响性格说,则班固就是真理,而星座影响性格说,就只能是完全的谬误。因为实际上,天上的星星,与人的性格,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现在星座占卜术所依据的、西方的古代理论,只能说,是一种荒谬的巫术。


征稿启事:
本栏目长期征集稿件,欢迎广大网友投稿!
稿件内容可以从历史、现实、人文等多维度对“占星术”进行客观、公正的科学解读,对公众解疑释惑,让人们在娱乐的同时不忘科学理性。 投稿要求>>
稿件一经采用,我们将奉上稿酬。
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投稿请注明“科学家与占星师对话”栏目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