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反邪教网 » 专题 » 科学家与占星师对话 » 正文

占星和天文:兄弟还是敌人?

作者:闫岩 来源:科学新闻杂志 2017-03-08
打印

 

Map of Christian Constellations, from The Celestial Atlas by Joannes Janssonius, Amsterdam, 1660-61 (hand coloured engraving)

占星学里有一个根本的假设,即假设天上的星体会对个人产生影响,但无论从理论上还是观测上都没有证据表明该影响的确切存在;检验结果则几乎一致地反对占星术能够进行任何预言。

闫岩

“今天你的幸运颜色是红色,幸运星座是双子座。本月月初你将会遇到升迁的机会,在月末因为月食你将会感到压力。”诸如此类关于星座运势的描述近年来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各大网站。许多人每天会点击星座运程,认真阅读各个占星师发布的文章,见人三句不离星座——或许你也是其中之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中国有人开始将星座运势奉为准则,星座预测说要红色,他们便会排斥其他颜色,有时候这甚至成了他们择偶择友的准则之一。

根据星座进行命运的占卜,被称为 “占星学”,西方占星学始于2000多年前的美索不达米亚,发展至今有各种各样的流派。总而言之,占星学是根据天体的相对位置和相对运动(尤其是太阳系内行星的位置)对人的性格和命运进行解读和预测。

在占星学中,总共分为十二个星座。最初由于人类认为太阳绕着地球转,将太阳运行的路线称之黄道,分黄道为十二份(称为“宫”)并以其相对应的星座命名。与此同时,占星学还根据一个人的出生时间、地点等,将月亮、金星、水星、火星、土星、木星、天王星、冥王星、海王星这九个星体在黄道带中所处宫的位置考虑进来,进行推算测得人的命盘或出生天宫图,占星师根据该图对人的性格、命运作出推测。

“我的工作是,为人们提供一个了解自我的方法,帮他们找到答案。因为如果你真的了解自己,你就可以在生命中做出正确的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讲,占星更是一门帮助个人获得成长的学问。”作为一名职业占星师,来自美国的大卫瑞雷已经有30余年的从业经验,他也是全美占星师联盟(AFAN)、美国占星师联合会(AFA)、全美占星研究委员会(NCGR)、国际占星研究协会(ISAR)和职业占星师组织(OPA)的成员。目前,大卫瑞雷只接待一些老顾客。

在占星学中,十二个星座分别可以在天文学中找到相对应的天体,同时也会提到月食等天文现象对人造成的影响。从这一层面上来看,天文学看似是与占星学关系最密切的学科。

“占星学和天文学就像是一对离婚的夫妇留下的两个孩子,他们同根同源,却彼此分离。”大卫瑞雷这样开玩笑。

而在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眼中,通过人的出生时间来进行性格和命运的占卜是一件不可信的事情。对此很多人都不禁要问究竟天文学和占星学有什么关系?占星学是否科学?

纯属巧合

事实上,天文学中的星座和占星学中的星座存在着本质的区别。在天文学中,星座是指一群在天球上投影位置相近的恒星的组合。

大卫瑞雷表示,占星学中所讲的黄道十二星座,并不对应天上的真实星座——认为黄道十二星座是天文学上所讲的星座,是对占星学的严重误解,也是引发很多对于占星学的质疑的原因。

“占星学中的黄道十二星座的定义并不是建立在天上真实星座的基础之上的,占星学中的星座更像是用于记录时间的标尺,以地球绕太阳运行的周期为基本依据。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我的占星课中会反复告诉学生,黄道十二星座实际上是‘季节的日历’。”大卫这样强调。

在天文学中,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将全天的星座划分为88个,西方占星学中用到其名字的有12个。据大卫介绍,之所以占星学中没有使用天上真实的星座是出于以下方面的考虑:第一,每种文化都有不同的解读宇宙的方式,因此会有不同的星座。不同的宇宙观可以反映出不同的文化心理,从不同文化的星座和相关的故事中,可以了解到这种文化的神话渊源和思维方式,所以,不同文化背景下星座的含义是不同的,无法为人类的行为和经验提供统 一的解读标准;第二,一个星座所包含的恒星之间相隔数十亿光年的距离,它们之间并无确切的关联,所谓“星座”只是不同文化的人们各自的想象力投射的结果;第三,恒星之间的距离远大于太阳和行星之间的距离;第四,星座在黄道上所占的区间大小不等,差异惊人。

除了占星学中的十二星座与天文学中的星座并无直接联系外,天空中的星座随着时间在改变。据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李竞介绍,随着地球自转轴的转动,所有星座都会出现变化。

“现在看到的是正方形,可是几千万年前这几颗恒星可能组成的是圆形。同时,地球的自转轴在不停地转动,自转轴转一圈需要26000年。现在自转轴所指的方向是正北方向,所指的恒星叫北极星,随着地球的自转,北极星要 改变,2000年前的西汉时的人们看到的北极星就不是今天的北极星,是另一颗星。”李竞说,“现在流行的星座命运占卜产生于2000多年前的阿拉伯,2000年过去了, 由于岁差变动,地轴往西移了30度,换算出来正好是一个宫。也就是说,当年的宫的名称与今天的星座正好相差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相差了一个宫。当年的白羊宫(3月21~4月19日)不是今天的白羊座,而是今天的双鱼座。而双鱼宫(2月19~3月20日)是今天的宝瓶座,以此类推。”

而对于占星学,李竞和朱进持相同态度。“我建议这些年轻人还是不要单纯地把星座与自己的运气联系在一起,这样盲目就是迷信,而迷信是非常害人的。”天文学家李竞在谈及占星和星座时候这样表示。

6月份,北京天文馆,大卫瑞雷和朱进针对占星学进行了一场辩论,引起了多方关注。但是最终结果依然是相信的相信,不信的仍然不信。

大卫瑞雷在接受《科学新闻》采访时表示,早在16世纪末和17世纪初,天文学和占星学曾经是教育研究领域的共同部分。“我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文学和占星术之间的关系会改善。”

据了解,早在14世纪,占星学已经被准许在大学进行教授。因发现行星运行规律而闻名的开普勒在他的年代则正是因为进行了准确的占星预言而出名。此外,伽利略和牛顿也曾投入到占星学的研究中。

科学与否

在占星学家眼中,占星学好像是一个“交叉学科”。

然而在科学家眼中并非如此。1975年, 186名世界一流科学家(其中有18名诺贝尔奖获得者)、一些哲学家在《人文主义者》杂志上发表联合声明反对占星学。他们在该声明中对影响日益扩大的占星术表示了强烈担心,并认为科学理论证据没有支持占星术。自该证明发出后,更多围绕占星学的科学检验工作得以展开。

“近半个世纪以来,科学家(主要为心理学家和统计学家)与占星学家对占星术所进行了约500项研究,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对大量人群进行的统计调查分析,一类是找一些受试者和占星家,对他们进行盲试(blind trial)。

据了解,上述检验结果,几乎一致地反对占星术能够进行任何的预言,除了法国心理学家和统计学家米歇尔·高奎林所做的人群统计调查外,所有的检验都否定了占星家的预言能力。其中最有影响的一项实验是由美国物理学家肖恩·卡尔松(Shawn Carlson)于1985年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占星术的一个双盲实验”。卡尔松使用了概率统计分析和最大程度地运用了双盲技巧,以便最大程度或者完全克服掉来自心理或精神上的干扰,得出客观结果并对占星学的有效性作出判断。

“从天文学的角度上讲,行星的排列组合对我们的生活是没有影响的,有人做过相关的统计,也没有发现会有什么特别的影响。”天文馆馆长朱进这样表示。

在朱进看来,占星学是从纯粹的假设发展出来的。占星学里有一个根本的假设,即假设天上的星体会对个人产生影响,而且这个影响是非常精确的。“我们可以研究该影响,但是目前就科学角度而言,无论从理论上还是观测上都没有证据表明该影响的确切存在。”

虽然从事了30余年的占星工作,但是提到通过占星来预知具体灾难的做法,大卫瑞雷表示不认同。他指出,像世界末日这样的预测太过疯狂,甚至有些不负责任。

 

转自《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1年第8期 学界)


征稿启事:
本栏目长期征集稿件,欢迎广大网友投稿!
稿件内容可以从历史、现实、人文等多维度对“占星术”进行客观、公正的科学解读,对公众解疑释惑,让人们在娱乐的同时不忘科学理性。 投稿要求>>
稿件一经采用,我们将奉上稿酬。
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投稿请注明“科学家与占星师对话”栏目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