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反邪教网 » 专题 » 科学家与占星师对话 » 正文

如何制做星盘(二): 中国人用外国星座占卜命运能够准确吗?

作者:李申 来源:中国反邪教协会 2017-06-06
打印

【中国反邪教协会特约专家:李申】

aead396dtx6Co7kLaR3e9&690

现在制做星盘所用的星座划分,采用的都是西方历史上希腊化时期托勒密时代的传统。不少人认为,这个传统是从巴比伦时期大体确定的,中间经过了一些演变,但大体一致。这样的划分可以称之为“西方划分”。

同时,中国古代也有自己的星座划分,和这种西方划分的传统是不一样的。中国古代的传统可以称之为“中国划分”。

划分的依据,都是太阳在星空的视运动轨迹,但划分的方法却有许多不同。其中最重要的,是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

太阳在星空背景上的运动轨迹,有四个标志点。这就是冬至点、春分点、夏至点和秋分点,也就是太阳每年一次在冬至、春分、夏至、秋分时刻在星空背景上的位置。中西方都以这四个点为标准,把太阳在一年中运行的轨迹划分为十二段,但是中西方的起点不同。

中国以冬至点为起点,大约每三十度划分为一个段,称星次,来标志太阳一年十二月中所在位置。次,古汉语中的意思是“客舍”或者“帐篷”,指临时驻扎的地方。

汉代开始,太阳在中国古代神界的地位逐渐明确,有所谓“天父地母”、“兄日姊月”之说,也就是说,对于皇帝,上天是他的父亲,大地是他的母亲,太阳是他的哥哥,月亮是他的姐姐。这样,太阳在神界的地位,就仅次于上天。

在地上,皇帝的居所称“宫”,外出旅行临时的住所,即所谓“次”,则称为“行宫”。皇帝以下,亲王的住所也可以称宫,旅次也可以称“行宫”。太阳既然在神界仅次于上天,所以周年运行中经过的十二宿次,汉代以后就逐渐提高,明代,就正式称为“十二宫”。并且在近代,也用十二宫的称呼翻译西方的星座划分。

中国古代,从冬至点开始,其十二宫或十二次的名称和公历日期依次是:

星纪,12月7日-1月5日
玄枵,1月6日-2月3日
娵訾,2月4日-3月5日
降娄,3月6日-4月4日
大梁,4月5日-5月5日
实沉,5月6日-6月5日
鹑首,6月6日-7月6日
鹑火,7月7日-8月7日
鹑尾,8月8日-9月7日
寿星,9月8日-10月7日
大火,10月8日-11月8日
析木,11月9日-12月6日

和西方一样,每个星次占据黄道带约30度,或者说是日历上的30天左右。和西方不同的是,西方的星座,准确地的说,是星次或星宫,即由星星构成的太阳的旅次或行宫,是从春分点起算,并且将春分、夏至、秋分、冬至这四个太阳在星空背景上的位置作为星座或星次的开始。比如白羊座:3月21日~4月20日,3月21日就是春分点。巨蟹座:6月22日~7月22日,6月22日就是夏至点。如此等等。

但是中国的古代的星次虽然也是十二,却是从冬至点开始,将冬至点、春分点等居中,向前后各延伸十五日左右。比如第一星次“星纪”,依照公历,大约在12月7日-1月5日之间,中间12月21日或22日,一般就是冬至那天;在西方,12月7日至12月21日是射手座,12月22日到1月5日是摩羯座。这就是说,中国的星次,星纪,跨越西方射手和摩羯两个星座;同样,如西方的白羊座,3月21日到4月20日,在中国的星次,则3月21日到4月4日是降娄,4月5日到4月21日是大梁。也就是说,白羊座跨越中国的降娄和大梁两个星次。

中国古代的十二星次划分和西方十二宫的星座划分,虽然都是以太阳在黄道带上轨迹为依据等分成十二份,但总体的起点和终点,每一段的起点和终点,都不一样。因此,无论中国古代的星次还是西方的星座划分,都互相跨越对方的两个星座或星次。

于是就发生一个问题:

作为一个中国人,如果要占星,是应该使用中国的星次,还是应该使用西方的星座?更进一步,作为一个中国人,用西方古代传统的星座占卜命运,是否能够准确?

再进一步,用星座占卜命运,归根到底,是相信星座由神祇管着,或者星座本身就是神祇。作为一个中国人,有自己古代的神祇信仰传统,这就是以昊天上帝为首的所谓天神、地祇和人鬼系统。而西方古希腊时代,信仰的是以宙斯为首的、以奥林俾斯山为中心的神祇系统,古罗马后来把这套神祇系统几乎完全照搬了过去。基督教统治以后,西方人信仰的则是以亚伯拉罕家的神为主所构成的神祇系统。这两套系统中,无论哪一套系统,哪一套传统,都与中国人无关。作为中国古人后裔的您,用人家的神祇所笼罩的占卜术占卜自己的命运,能够准确吗?就像使用法律去判决案件,外国的法律、政府等等,能够管得到您中国人的事吗?

中国古人信神有个原则,叫做“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左传·僖公十年》)就是说,神,不接受不是自己臣民的祭祀;民众,不祭祀自己家族以外的神。如果一个人,不祭祀自己家族的神,却要祭祀别人家的神,会怎么样呢?“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论语·为政》)也就是说,在孔子看来,祭祀别人家的鬼神,那是谄媚的表现。

这是作神的原则,也是做人的尊严。曾记得溥仪在东京审判日本战犯的法庭上作证时,最令他感到恥辱的,是日本天皇让他祭祀天皇的祖宗:天照大神。一个汉奸傀儡皇帝尚且如此,一个当代的中国人,用人家的星座占卜自己的命运,心理的感觉又怎么样呢!

 


本文作者、中国反邪教网特约专家——李申,1969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原子物理系;1986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世界宗教研究系,获哲学博士学位;2000年任博士生导师;是儒教研究的代表人物之一。

本文章系中国反邪教协会独家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征稿启事:
本栏目长期征集稿件,欢迎广大网友投稿!
稿件内容可以从历史、现实、人文等多维度对“占星术”进行客观、公正的科学解读,对公众解疑释惑,让人们在娱乐的同时不忘科学理性。 投稿要求>>
稿件一经采用,我们将奉上稿酬。
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投稿请注明“科学家与占星师对话”栏目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