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反邪教网专题 科学家与占星师对话

中国历史上占星的故事

作者:ArtTag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2017-02-07
打印

占星术不仅在西方“享有盛名”,在中国也由来已久,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占星家也层出不穷,与国外一样,因为统治阶级的重视,处于社会高层的占星家受到皇家的捧宠,由此也引发了很多占星方面的小故事,下面小编就摘录了张明昌先生《天机,星座与命运的科学解码》中讲到的发生在中国历史上的占星故事:

荧惑守心 君王惊

22960049荧惑守心

中国古人-向很注意天上的星象,以为天上的星星与地上的尘世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麻衣相法》中有一段今天看来很荒诞的叙述,其大意如下:“外五行”为金木水火土,与之对应人有“内五行”——心肝脾肺肾;前者天上有满天星斗,三万六干颗,后者则是人体有全身汗毛,三万六干根;天上有银河,四周流转,人体有血脉,浑身贯通;天有四时,春夏秋冬,人有四肢,上下左右,天上有八节,人生有年庚八字;天上有日月,闪闪发光,人身有双眼,炯炯有神;天上有雷声隆隆,人体有鼻息浓浓;天有风,人有气,天会下雨,人会流泪;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这就是中国古代人们头脑中根深蒂固的“天人合-”或“天人感应”的观念。虽然牵强附会,倒也相当有趣。

在中国星象家的心目中,“荧惑”(火星)的运行状况特别值得密切关注,在《汉书.天文志》中就有“荧惑为乱,为贼,为疾,为丧,为饥,为兵,所居之宿国受殃。”尤其是当火星运行到“心宿"(中国的二十八宿之—,相当于天蝎座的中部)附近,中国的星象家就会向皇帝发出警告。因为他们认为“火守心,大人易政,王去其宫 。”“ 火逆行于心,泣哭吟吟,王命恶之, 国有大丧,易政。”“荧惑犯心,天子、王者绝嗣。”“荧惑守心,主死,天下大溃。”这都是涉及皇帝陛下的安危、皇室社稷兴亡的征兆,由此衍生出很多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也就不奇怪了。

宋景公三十七年(公元前480年),天上就出现了这种天象,在《吕氏春秋》中有详尽的记载:

“荧惑在心,公惧,召子韦而问焉,曰:‘荧惑在心,何也’?子韦曰:‘荧惑者,天罚也; 心者,宋之分野也。祸当于君。虽然,可移于宰相。’公曰:‘宰相,所以治国家矣,而移死焉,不祥。’子韦曰:‘可移于民。’ 公曰:‘民死,寡人将谁为君乎?宁独死。’子韦曰:‘可移于岁。’公曰:‘岁宫则民饥,民饥必死,为人君杀其民以自活也,其谁以我为君乎?是寡人之命固尽已,子勿复言矣。’子韦.…. 拜曰:‘臣敢贺君!天之处高而听卑,……今夕荧惑其徙三舍,君延年二十一岁。’……是夕,荧惑果徙三舍。”

以上这段对话的大意是:公元前480年,当夜空中出现了火星接近“心宿”这种凶险的天象后,宋景公没有听从星象家子韦的意见,把它移祸给丞相,更不愿让无辜的平民百姓和“年岁”来作替罪羊,宋景公这种宁愿自己但当祸殃的大无畏精神果然感动了上苍,而且得到了完美的结果——火星离开了心宿。

实际上,行星绕太阳的运动始终是遵循着客观规律的,其规律就是著名的“开普勒三定律”。这决不会因为宋景公的无私会有任何改变,火星如此迅速地运行,分明是下属们的阿谀奉承之语。至于宋景公是否真是比原先多活了21 年,有谁能说得清楚?看来真的只有“天晓得”了。

在此之后四百多年,即汉成帝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时,天穹中又一次出现了“荧惑守心”,而那次的结局则不是那么皆大欢喜了。当的的汉成帝不理朝政,经常微服出行“访美 ”。中国形容美女的成语“环肥燕瘦”‘ 其中的“环”是指唐明皇时代集 ”三千宠爱于一身”的贵妃扬玉环,而那个“燕” 就是指汉成帝从外面带回宫来的歌妓赵飞燕。这样沉湎酒色的君王,岂有大权不旁洛之理?在外戚王氏的专权下,平民百姓生活困苦,阶级矛盾曰益尖锐,这也使得汉成帝不会再有宋景公那样的雅量,于是他身边的大臣和星象家也纷纷迎合他的心意,说这次凶险的天象应由丞相翟方进来承担。当时就有人出来公开指责丞相说,你既不能辅助君王创功立业,又没有自知之明,退位让贤,现在灾难来了,你翟方进只有自己“尽节转凶”,才是唯一的出路。汉成帝随后就下了一道诏书,严厉斥责他在位十多年采,四处天灾不断,弄得民不聊生,如此无能,不会忠心耿耿辅助君王,与君王分忧,怎能再心安理得地尸位素餐下去呢?尽管汉成帝在诏书中只是请他自己“审处焉”,而且在下诏的同肘,还赐了他“酒十石、牛一头”,但面对这样的严厉斥责,翟方进知道自己作为替罪羊的命运已经无可挽回,故在接诏的当天便“尽忠”而死了。

可是有讽刺意味的是,汉成帝并未因此逃过“劫难”,翟方进死后只过了一个月,他也就“驾崩”了。

从崔浩到李淳风

f4kl_image001崔浩
(?-450年),字伯渊,小名桃简,清河郡东武城(今山东武城县),一说清河郡武城(今河北清河县)人。南北朝时期北魏著名军事谋略家。

在中国 北 魏(386-534年)时期,出 了一个很有传奇色彩的星象家——崔浩。史载他“少好文学,溥览经史,玄象阴阳,百家之言无不关综,研精义理时人莫及“。

当时北魏太宗明成帝的后宫出现了一只来历不明的兔子,太监们议论纷纷,可众说莫衷一是,谁也不知它是怎么跑进宫来的,此事究竟是凶是吉?魏太宗便让崔浩预测。崔浩奏道,此兆主吉,是有邻国美女进献之兆。而凑巧的是,第二年果然关中有人献来了美女,后采崔浩自然成了明成帝的宠臣。

泰常三年 ( 418年),天上出现了—颗大彗星, 它“出天津(天鹅座),入太微,经北斗,络紫微,犯天棓(天龙座),八十余日,至汉(银河) 而灭”。彗星历来披人现为不吉祥之物,明成帝 和中国的一切君王一样,对这种特异天象相当紧张,让众位大臣对此发表自己的意见。他们一致推举崔浩来解释,崔浩当然不会放弃一次表演自己才华的机会,于是说道:“人无衅焉,妖不自作。故人矢于下,则变见于上。天事恒象,百代不易,《汉书》载王莽篡位之前,彗星出入,正与今同……桓玄逼夺,刘裕秉权。彗桲者,恶气之所生,足为儧晋将灭,刘裕篡之之应也。” 果真两年后,明成帝在野外狩猎肘.得到了刘裕已经“废其主司马德文而自立”的消息,于是对崔浩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并对他说:“往年卿言彗星之占矣,朕令于今日始信天道。”

始祖太武帝接位后,很想西伐赫连昌,却不料所有大臣都一致反对,纷纷上表谏阻,唯有崔浩独出心裁,力排众议,认为“今年五星并出东方,利于西伐",而且现在正是“天应人和,时会并集,不可失也”。太武帝采纳了崔浩的意见,果然西伐大获全胜。

又一年,太武帝想消除北方一个游牧民族经常来骚扰的威胁,准备对其出击,可又遇到了群臣的一致反对。这次他们不仅得到了太后的支持,还举出星象说“今年乙己,三阴之岁,岁星(木星)袭月,太白(金星)在西方,不可举兵。北伐必败”。甚至还举了当年付坚不顾星象,在肥水之战中惨遭全军覆没的例子采规劝太武帝。此的又是崔浩力挽狂澜,而且就是用此天象来驳斥,他说:”阳者德也,阴者刑也。……夫王者之用刑,大则陈诸原野,小则肆之市朝。……三阴用兵,盖得其类,修刑之义也。”“岁星袭月,年饥民流,应在他国,远期十二年。帮白行苍龙宿,于天文为东 ,不妨北伐。”同时他还列举了征伐的种种好处。所以后来太武帝曾在公开场合盛赞崔浩,说“汝曹视此人,尪纤懦弱,手不能弯弓持矛。其胸中所怀,乃逾于甲兵”。还明示他的手下,“凡军国大计,卿等所不能决,皆先谘浩,然后施行”。

 

003OGs8Jzy6W3C5bn8C6a&690李淳风
(602-670),终年68岁,唐代杰出的天文学家、数学家,道家学者,岐州雍县人(今陕西 岐山县),精通天文、历算、阴阳之说。

在公元7 世纪,唐 太宗(李世民)时代,更有-个衱神化了的大星象家——李淳风。当然,他 更是著名的天文学家和数学家。他所编制的《敦煌星图》是也界上现存的包括星数较多(1350颗)的占星图 ,他还编制出了精度饺高的“麟德历”,并成功地预测了贞观八年五月( 公历634年6月1 日)的一次日全食。据说当初唐太宗对这个只有32岁的新任“太史令”有此本领还不太信任,所以问他“日或不蚀(食),卿将何以自处?”李淳风从容作笞:“如不蚀(食),臣请死之。”后来的结果当然是应验了,可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谁敢拿自己的头颅来开玩笑?

有关李淳风的传奇故事很多,民间相传的《推背图》最早就出于其手,而所著的《乙巳占》更被人誉为星象术的百科全书。据《唐书》记载:“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26年)初,左武卫将军武连县公武安李君羡至玄武门时,太白昼见,太史占云:女主昌。”而且当时还有流言曰,“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唐太宗虽是一代明君,但风闻事关江山后代的流言,也疑窦重重。于是他秘密宣召李淳风进宫,向他问个究竟,李淳风起初是这祥回答的:根据我观察到的天象看,此事并非杜撰,而目,这个奇女子现在已经在陛下的内宫之中了,不必30年,她就会露出峥嵘,夺得大唐的天下,并且会对李姓皇族子孙大开杀戒,几乎要赶尽杀绝。唐太宗又问他,既然此人正在宫中,是否可以仔细排查,将那些可疑者统统处决,来个先下手为强? 李淳凤则回笞 “天之所命,不能违也。王各不死, 徒多杀无辜。且至今以往三十年,其人已老,庶几颇有慈心为祸或浅,今借使得而杀之,天或生壮者肆其怨毒,恐陛下子孙无遗类矣。”李淳风以“天命”和“在劫难逃”等理由劝阻了太宗,所以后来只有李君羡一人倒了霉。果然,曾是太宗的嫔妃武则天在太宗去世后,又成了高宗的皇后,并渐渐从昏庸的高宗手中夺得了大权,终于在684年自己登上大宝,井把国号也改成了“周”,成为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女皇帝。

刘歆死于星象术

 

0301
刘歆
字子骏,汉高祖刘邦四弟楚元王刘交之后,刘向之子。西汉后期的著名学者,古文经学的真正开创者。

公元1世纪,在中国正是西汉的未年,当时有一位杰出的天文学家、数学家、历算家兼目录学家刘歆。刘歆字子骏,江苏省沛县人,他出生的确切年代已经失考,但知他是在公元23年被王莽所害。

刘歆曾把已经用了多年而失准的“太初历”改进为较先进的“三统历”,对于太阳、月亮和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等七个重要天体作了大量的观测及计算,从而知道它们的运动是有周期的,由此所得到的那5个行星相当准确的“会合周期”,误差最大的也不到15小时——这比西方至少领先了几个世纪。在数学方面他也有非凡的业绩:他创制出了圆柱形的标准量器,从它上面镌刻的铭文知道,刘歆当时所采用的圆周率值是3.1547,因为这是当时最先进的值,故被世人称为“刘歆率”。正因为他的不朽贡献,20世纪70年代,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在对火星表面上第一批大环形山(计170 座)命名时,刘歆是中国仅有的两个荣登火星的科学家之一(另一位是稍晚的东汉天文学家、历算家李梵)。

但刘歆同时也是一个星象家,早年时曾与王莽相交甚厚,王莽本人也足非常沉湎于此,所以王莽于公元8年篡位,把国号“汉”改为“新”后,就拜刘歆为地位显赫的“国师” ,可见他一度深得王莽的宠信。

然而,王莽执政后,朝令夕改,法令苛细,赋役繁重,官制的频繁变更使文武大臣深恶痛绝,加上多次轻率地改变币制,造成了社会动乱和不安,使得天下大乱,盗贼蜂起。当南阳的汉室刘秀(后采东汉的开国皇帝光武帝)举兵时,王莽的 “新” 朝已经是四面楚歌,岌岌可危了。

那时王莽手下有一个名为西门惠君的道士,他在夜间观察了星象后,对王莽的亲信之—卫将军进言,“星孛扫宫室,刘氏当复兴,国师公姓名是也”。因为刘歆在十多年前曾经改名为“刘秀”,所以西门惠君阴错阳差张冠李戴,拉上了刘歆。卫将军也深信星象,当时就动了心,故联络了其他一些人一起去动员刘歆领导反王莽,几次劝说后,加上刘歆自己有三个儿子都先后为王莽所杀,而且他从天象也看出“东方必成“,所以也同意参与起事。但他同时又指出,“真命天子”并不是他,而是南阳的那个刘秀。他们原先想伺机劫持王莽后,再向南阳刘秀投诚。可是在关键时刻,刘歆却认为,从天象看来,举事的时机尚未成熟,应等“太白星出,乃可”(当时金星正处于无法见到的时期)。卫将军等人深知刘歆深谙天文、星象,所以对国师之言深信不疑。可真如俗话所说,兵贵神速,夜长梦多,他们在十多天内按兵不动,可是中间却有人向王莽告了密。于是,反被王莽先下手,将他们一网打尽,不少人被灭族,王莽对于刘歆,还算手下留情,只是让他自己“了结”完事——刘歆也只能饮恨而死。由此可见,与其说刘歆是被王莽所害,其实完全是被自己算的星象误了性命。从中,我们不是应当看出其荒谬之处了吗?

再说王莽本人,也是一个至死不悔的星象术迷。王莽尤其相信“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向”的神通,所以特别崇拜天上的北斗七星,认为它能“驾驭天下”。他专门让人制造了一个“威斗”——“威斗者,以五石铜为之,若北斗,长二尺五寸……既成,令司命负之,莽出则在前,人则御旁。”王莽异想天开地以为, 有了这个“神器”。它就能帮助他“临制四向”,克敌制胜、渡过重重难关,所以日夜不离这个“神器”。甚至在讨伐他的衣民起义大军已经攻进京城,皇宫已有多处起火的危急时刻,王莽还是我行我素,不去调兵遣将设法抵挡来敌,也不安排逃亡的步骤,只是像一个痴汉那样,跑到当时还未起火的未央宫,要他的天文官员在他的身旁操作星盘,随时向他报告北斗七星的运行状况(因为那时正值白天,肉眼无法见到星星),他则依据北斗的方向来调整自己“龙座”的方位。竞然指望以此来化险为夷,渡过难关,实在是可笑之极。可他的北斗哪有什么回天之力,两天后,绿林军杀入宫中,67岁的王莽也被愤怒的士兵乱刀分尸,斩为肉泥。

娘娘头上有红云

72f082025aafa40fd247a363ab64034f79f0198e
《柳庄相法》袁柳庄著

星象师都有一套高明的“江湖诀”。有时这些平时赖以养家糊口的本领,也可以让他们化险为夷,渡过难关。

相传中国已代有个非常出名的星象家袁柳庄,他有许多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有一些简直几近神话。后采他的《柳庄相法》在民间也盛行一时。人们都说他所作的预测十分灵验,因此他在民间的影响很大。久而久之,消息传到皇帝那儿,皇帝深感不安,因为他年事已高,怕幼小的儿子接位后,此人将来会对儿子的政权不利,故欲将其先行诛杀,但又怕民意难违,弄巧成拙而激起民愤,故而将袁柳庄召入皇宫,表面上款以锦衣玉食,但在暗地里却精心设计了一个杀他的圈套。

那一日,皇帝装的若无其事与其闲聊,谈话兴头正浓时,突然从后宫走出来三十六位模样相似、衣着服饰完全一样的绝色佳人。老皇帝面带笑容说,听说你先生法术无边,善于看相,从无失误。现在寡人请你看看,这三十六位佳人中,哪一个是真正的皇后娘娘?说准了,朕自然重重有赏,如糊弄寡人,罪属欺君,哼哼……

谁都明白,要从三十六个陌生女子中猜测出其中谁是真皇后,其概率只有三十六分之一,即还不到2.8%。如果想要靠侥幸、运气,那机会将是十分渺茫的。有着丰富江湖阅历的袁柳庄自然明白,这是皇帝要借机至他于死地,心中不免有几分焦虑,但表面上却不露声色(当然,处变不惊本身也是一种本领),一面说声“遵旨”, 一面飞快开动脑筋,寻找对策。在焦急之中果真“急中生智”。他故意踏上一大步,高声叫道“大家快看,娘娘头上有红云!”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使得35个假份“娘娘”的宫女不约而同地把目光一齐转向了皇后,连皇帝也情不自禁地向皇后看去,而皇后本人也好奇地抬起了头,想看看自己头上的“红云”。虽然这只是刹那间的事情,袁柳庄却因此顺利地跳出皇帝的陷阱,准确地指出“娘娘在这里了”,而上了当的老皇帝还不知是计,还以为只有具有“通天法力”的袁柳庄,才能见到皇后头上这吉祥的“红云”,所以也由衷地连呼:“爱卿果然好相法,真是稀世高人也。” 袁柳庄不但获得了丰厚的赏赐,而且从此也得到了皇帝的信任。

由此可见,占星并非是真的“神通”,偶尔的“灵验”并不能说明一定是占星的功劳,除了天文学知识(如日食的预测)外,还有一些技巧性的东西(如心里学),再加上偶然事件等因素撞在一起,于是,占星便拥有了一定的“市场”。

 

 

本文摘自《天机,星座与命运的科学解码》,作者:张明昌。

关键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