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反邪教网专题 科学家与占星师对话

20世纪对西方占星术的科学检验

作者:朱 彤 来源:自然辩证法研究 2016-12-14
打印

摘要:20 世纪, 一些学者和科学家试图用已有的科学理论和哲学分析将西方占星术(astrolog y)排除在科学之外, 但真正让西方占星术目前仍没能走入主流科学里的, 却是近 30 年来的几百个对占星术有效性的科学检验。 今天从哲学上看, 无论是证伪主义所表述的科学是理性的, 还是历史主义所表述的科学是非理性的都一致地把占星术拒斥在科学之外。 占星术之所以又会在大众中盛行起来, 是缘于在20 世纪初人们开始对科学万能发生质疑, 同时对主要是涉及精神领域的占星术, 至今仍没有能很好替代它的科学学科 , 正如化学、核物理学可以很好地替代炼金术那样。

①广义地说 astrology 包括天文学和占星术, 狭义地说 astrology 仅是指后者占星术。

 

1    引言 :占星术与主流科学的冲突

在历史上, 人类的很多个文明都孕育出了自己的占星术。 在两千年以前的中国, “天文”一词是指仰观天象以占卜人事吉凶的学问 , 这即是中国古代的占星术〔1〕 。印度古代也有自己独立发展起来的占星术。 但此文中的占星术是指出现在公元前 18 世纪的巴比伦占星术〔2〕 , 它在西方国家延传下来 , 并且今天影响到了整个世界。 我称之为西方占星术, 简称占星术。其实, 这些在不同地域孕育出的占星术彼此的核心理论上是很接近的 , 它们都认为天体星体的位置能够决定或者至少会影响到人间里的事情, 但它们都与现代天文学相距很远。 我的问题是从 20 世纪的一个世界性现象开始的。

20 世纪 , 没有一门学科像占星术那样在沉寂了两个世纪后, 又重新活跃了起来, 并被占星家们要求纳入到科学中。 300 年前, 占星术同炼金术都因科学的兴起而衰落 , 但炼金术继续沉寂着 , 而占星术却在 20 世纪末几乎渗透到了我们生活中的很多方面 , 有时颇有影响。

让人们感到困惑的一个问题是:一方面哲学家和科学家对占星术群起而攻之 , 另一方面社会里相信占星术的人数却越来越多, 尤其是对知识有着开放心态的青年人。我们有很多的理由和证据相信这些哲学家和科学家的态度 , 因为像发生在 2001 年美国的 9.11 , 每年飞机失事这类事件 , 即便有个别占星家真做出了准确的预言, 但占星家们自己也知道,这些所谓准确的预言与占星家们每天在相关媒体上做出的大量错误预言相比 , 完全可以由统计学加以解释。

但是我们也有理由置疑这些怀疑的哲学家和科学家, 在这个科学鼎盛、教育空前普及的时代里, 为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去相信这个早已被科学理性判定为迷信、非科学的东西呢? 难道它仅仅是一种心理上的娱乐 ? 然而 , 很多占星家们认为占星术是科学。他们不仅试图从科学原理上解释占星术, 比如量子力学, 也从哲学思辨和历史上的科学案例来论证占星术的科学性 , 比如他们引述科学史上的魏格纳(Alfred Wegener , 1880 -1930)的大陆漂移理论曾被主流科学排除在科学之外等案例为例。

支持占星学家们这种信念的是 :他们坚信占星术在实际操作上是有效的(w orks)。 与此截然相反,支持科学家和哲学家把占星术排除在科学之外的信念是:他们坚信占星术在实际操作中是无效的, 心理暗示和随机概率可以解释那些占星术所谓的功效。

本篇论文所关注的有这样几个问题:哲学家们是怎样看待占星术和科学之间关系的 ? 那些对占星术假说持负面的科学检验结论是怎样引发出占星家和科学研究者之间关于科学方法争论的 ;以及为什么占星术会在 20 世纪里复兴?

 

2  占星术问题中的科学划界之争

20 世纪, 科学界从 50 、60 年代由开始对占星术做出谨慎反应, 到后来 70 年代之后大规模的反对。这期间发生在占星术和科学界之间的一个经典案例是:1975 年 186 名世界一流科学家(其中有 18 名诺贝尔奖获得者), 包括一些哲学家在美国《人文主义者》杂志上发表的一份反对占星术的联合声明。 在这份声明里, 他们对影响日益扩大的占星术表示了强烈地担心, 同时认为科学理论证据没有支持占星术〔3〕 。

这份宣言式的声明虽然产生了震撼性的社会影响, 但由于其缺乏实验的依据与明显的理论上的先入为主, 它不仅在占星学界, 而且在他们的同行里都遭到了反驳。占星学界指责这些科学家根本不懂占星术, 认为这些学者对占星术的这种先验论会把一门潜在的科学扼杀在摇篮中〔4〕 。 一些占星学家向这些科学家发起挑战, 要求对占星术的有效性进行科学的检验。

心理学家艾森克(H.J.Eysenck)在后来的《自然》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 , 指责这 186 名在这份声明里签名的学者的行为忽视了实验证据的存在 , 并明显带有一种偏见, 因为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位曾在这个领域里做过研究, 即使他们的观点正确 , 但他们使用的方法不符合科学的常规程序〔5〕 。 显然从哲学上看这些科学家对占星术的划界标准过于常识和朴素了 , 他们缺乏学理探讨的深度, 他们反对占星术的行为更像是在发动一场社会运动。

哲学家萨迦德(Paul R.Thagard)在他的一篇颇有影响的文章“为什么占星术是伪科学 ?”中, 不仅从科学史上颠覆了这份声明中的论据〔6〕 , 同时还反驳了另二位哲学家波普尔(KarlR.Popper , 1902 – 1994)和库恩(Thomas S.Kuhn , 1922 -1996)关于占星术不是科学的论据。这二位很有影响的哲学家都把占星术定为非科学。波普尔认为占星家们把他们的解释和预言说得很含糊, 以至于他们破坏了占星术理论的可检验性, 而一个理论一旦不能被检验、证伪, 它也就不能算为科学〔7〕 。 库恩认为之所以天文学是科学而占星术不是科学, 是因为占星术没有天文学那样的解疑难的传统, 而如果没有疑难来挑战继而又能证明占星家的天才的话 , 即便星相真的可以控制人的命运 , 占星术也不能成为科学, 它只是一门技艺、一门实用艺术 , 是同古老医学、现代精神分析学相类似的领域〔8〕 。

萨迦德认为波普尔对占星术的分析是错的, 因为占星术可以做出很明确的预言, 从而可以被证伪 ,比如统计学家高奎林(Michel Gauquelin , 1928 -1991)用统计评估的方法考察了 25000 个法国人的职业和他们出生时间之间的关系, 从中发现了杰出运动员和他们出生时刻火星位置之间的关系大大超出了随机概率〔9〕 , 这后来又被称为“高奎林火星效应” , 这一发现可以验证占星术早已明确的一个论点 :在一定日宫或行星出生的人 , 善于从事某一定的职业。 萨迦德认为库恩的常规科学解难题的划界标准也没能把占星术排除在科学之外, 因为占星术面临大量未解决, 或未完全解决的问题 , 比如高奎林揭示的职业和星宫之间的关系 , 以及岁差问题, 集体死亡事件 , 以及推算一些难解的个人天宫图等〔10〕 。

在反驳了波普尔和库恩的标准后, 萨迦德提出占星术之所以不是科学 , 是因为占星术与其他可供选择的理论相比, 进步较慢 , 且其追随者们几乎不努力发展该理论〔11〕 。 然而按照这个标准 , 一门相比其它学科进步缓慢的学科 , 即使它在实践中真是很有效 , 也会被排除在科学之外 , 中医和占星术都被它们各自的共同体认为是这样的情况。 显然 , 当忽略有效性这一标准时 , 将危害科学的发展和权威。从占星学界对这份声明的谴责 , 可以看到科学的威望在那里受到了伤害。科学界对中医的反对 , 也让一些人开始对科学的权威性产生了怀疑, 因为在他们看来中医是有效的。后来 , 萨迦德虽然放弃了他早先的这一“科学—伪科学”的划界标准, 但他重新提出的标准 , 更像是按照占星术的特征做出来的, 尤其是他自己也承认真科学也具有这些特征, 只是它们的程度不同而已〔12〕 。

从逻辑实证主义开始 , 历代的哲学家们都试图说清科学划界这一看似简单的问题, 但他们都没能成功。 虽然他们中的多数都把占星术排除在哲学意义上的科学之外, 但他们彼此的判定标准却显得混乱而相互矛盾。 例如哲学家费耶阿本德(Paul R.Feyerabend , 1924 -1994)明确反对这种对科学的划界 , 认为划界问题对科学或知识的进步是有害的〔13〕 。而科学划界问题到了另一位哲学家劳丹那里 , 则成了一个伪问题〔14〕 。 所以占星术是否为科学虽然在哲学界引起了很大争论, 但哲学家最终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占星术是否为科学, 这个似乎是只有科学才能够回答的问题 , 实际上在 20 世纪里正是这样发生的。

3 科学家介入对占星术的一个核心命题的科学检验以及占星家对此的反驳

对这份 186 名学者的声明的争议, 使主流科学界开始关注占星术的科学检验问题, 因为历史上对占星术所进行的 500 项科学检验中至少有 330 项是发生在 1975 年之后的〔15〕。检验的发起者主要为心理学家、统计学家、物理学家, 参与实验的对象则为普通人和占星学家 , 实验的核心问题就是占星术是否有效(w ork)。从发表这些检验研究的刊物学科上看 , 占星术主要是与心理学发生着冲突。

近半个世纪以来 ,
科学家与占星学家对占星术所进行的研究中主要分为两类 :一类是对大量人群进行的统计调查分析,
一类是找一些受试者和占星家, 对他们进行盲试(blind trial)。这两类研究都是对占星术的如下核心论点进行检验 :

一个人出生时刻“行星”(所有的行星、太阳、月亮以及被占星家定义的其他星体)在天体黄道带中的位置, 可以决定他的基本个性特征、气质和行为上的倾向 , 以及他一生中可能遭遇到的主要事件和他最可能从事的职业〔16〕 。

概率统计分析和有对照组参与的盲试之所以被当作对占星术的检验方法, 是因为科学家认为它们可以排除不确定性和心理上的干扰 , 因为占星术受到主流科学指责的地方正是其结果的不确定性和占星家可能施于的心理暗示。

然而至今为止 , 运用统计分析方法得出的结论至少是不明确的。高奎林的一些结果虽然对占星术的这个核心论点有利,但他的另一些检验结果以及其他人所做出的统计结果对占星术的这个论点是负面的。在由研究者和占星家共同完成的对占星术的绝大多数盲试实验中 , 尤其以卡尔松(Shaw n Carl-son)在 1985 年的《自然》杂志上发表的一篇实验论文为代表的 , 其结论基本否定了占星术的那个核心假说〔17〕。

随着这些科学检验对占星术的大量负面结果的出现, 一些曾是占星家的人开始转而对占星术的有效性发生怀疑甚至反对, 而大多数占星家虽然对这些科学检验结果漠不关心, 但他们对占星术的观点却发生了变化, 他们不再坚持占星术是一门科学了。

然而 , 另一些占星家却对这些科学检验中所使用的方法提出了指责 , 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因为从科学史看 , 不能说被目前科学方法拒绝的东西就不是科学了 , 比如光的微粒说曾被 19 世纪的科学实验判定为错的, 但又为 20 世纪的科学实验所接受。 所以当目前的占星术被现有的科学方法拒斥在主流科学之外时 , 还不能排除当某一种新的科学理
论出现时, 由这个理论所衍生出的新科学方法会接纳占星术。

法国女占星家泰西埃认为这种盲试方法不足以揭示出占星术的奥秘。“为了对出生天宫图中的诸

因素进行评价, 对话是极为重要的 , 哪个医生会同意闭着眼睛或以通信的方式进行诊断呢 ?”英国占星家丹尼斯·埃尔韦尔(Denis Elwell)在 2001 年以文章的形式与那些对占星术持怀疑态度的研究者进行辩论, 他谴责迪安用欺骗的手法去诱导受试者选出本不属于他们天宫图的诠释文, 因为一些反对使用人格测试理论的心理学家认为, 行为者往往会在不同的暗示下有不同的心理反应。对占星家来说他们是靠直觉来做出对一张天宫图的诠释 , 这种直觉只可用在与受试者相互信任的气氛中, 研究者的干扰会让它消失掉。 所以盲试不应被用于对占星术有效性的检验, 在像占星术这样主客体之间有着微妙联系的领域里, 心理学现有的方法不能适用。

然而在这些占星家指责这些用于检验占星术的科学方法时, 他们实际上就把占星术拒绝在现代科学之外了。 因为占星术则可以完全是以经验而不是现有的科学证据为基础 , 也就是说占星术不具有科学上的可检验性。

但另一方面 , 科学上所具有的开放性和进步性又让我们不应把现有的科学当作不变的权威看待。当初大陆漂移理论遭到反对后又被纠正, 表明科学史就是一部错误和正确的历史。 对未来的科学来说,很多事情都是可能的, 这是因为科学方法本质上的局限性。 当用某种科学方法进行实验时, 所收集到的证据将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一些预设理论的污染。 比如17 世纪的化学家在做物体燃烧实验看到重量变轻时, 理所当然会认为是其内的一种叫燃素的东西逃逸掉了;在 19 世纪, 物理学界的许多观察实验都依赖于以太理论和绝对的时空观;而现在对占星术的检验结论部分则是依赖心理学的性格测试标准。

但这绝不意味着占星术有一天会成为科学 , 也许它永远都会被科学方法拒斥在主流科学之外, 至少目前它是这样的。

 

4 结 语

1999 年 32 名俄罗斯科学家和哲学家又一次以 发表声明的形式向社会紧急呼吁反对占星术 , 虽然 其内容并没有比 1975 年 186 名学者的那份声明更 有说服力 , 但这种现象至少反映了目前在占星术问 题上 , 社会对科学家和哲学家观点的一种淡然态度 以及社会与科学之间的复杂关系。

20 世纪的占星术的确向科学发起了严峻的挑 战。如果把拉卡托斯相互竞争的研究纲领套用在占 星术和科学的关系上 , 很容易得出占星术之所以在 19 世纪衰落是因为在 17 到 19 世纪里, 现代天文 学、心理学的迅速崛起和替代作用使占星术成为一 个退化的研究纲领。 而占星术在 20 世纪的复兴则可以看作, 后来人们发现占星术这一研究纲领独特于曾经替代它的那些科学研究纲领 :心理学、天文学和概率统计。因为只有当一个竞争的研究纲领成功地解释了其对手先前的那些疑难时 , 才构成拒斥先前这个研究纲领的客观理由〔19〕 。

占星术与炼金术面对的问题很不一样, 后者在结果上看仅涉及物质的领域, 而占星术的结论涉及的则主要是一个精神的领域。 由于化学尤其是核物理学的巨大进展 , 它们不仅能够与炼金术竞争 , 而且已经成功地替代了炼金术, 然而在涉及精神领域里的心理学则没能那么走运, 这主要是因为精神现象的复杂性和更强的社会性。另外 , 适合物质领域里的科学研究方法在探索精神领域时 , 起步较晚并遇到了很多困难, 比如传统的实证方法能否很好地适合精神现象的研究和分析 ? 所以如果占星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与之竞争的研究纲领 , 那么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在 20 世纪这个科学教育空前发达的世纪 , 占星术会复兴起来 , 并因试图成为一个进步的研究纲领而和科学中的心理学发生着冲突。

20 世纪占星术复兴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由 17 世纪牛顿力学建立起的近代科学体系在 18 、19 世纪达到了其完美的颠峰状态, 它不仅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物质革命 , 同时由它建立起的信仰动摇了人们传统的信仰。其结果是造成人们从对科学的日益信赖发展到科学无所不能。 然而这种信赖在 20 世纪初被发生在欧洲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深深刺痛, 这场战争的毁灭程度能如此之大被认为是科学的原因。 这首先在西方国家里引发了对科学的悲观浪潮和对传统精神的回归渴望〔20〕 。正是这时, 占星术突然在西方的国家复兴了起来, 显然这种复兴反映了人们对以物质为中心的科学的失望并认为物质科学难以替代人类的精神需求。

今天当我们审视这场科学与占星术之间长达半个世纪的冲突时 , 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 , 当一门学科或研究纲领试图成为科学中的一个成员时, 它所遭遇到的科学上的反应。这种反应既有来自波普尔的科学理性 , 又有来自库恩的科学共同体。

占星家们试图使占星术成为一门科学, 但他们最初所认可的那些可检验条件 , 却被研究者一步步地逼向了哲学上的那个特设性假说 , 即在目前的科学意义上没有了可检验性。哲学家们试图从科学划界这一哲学角度来澄清占星术是怎样不符合一门科学的, 但他们先前的这种努力却没有得到科学家们的支持 ,因为一些科学家曾把占星术当作了一个严肃的科学问题而对占星术进行了科学检验, 甚至在哲学界里占星术引出的科学问题也造成了彼此观点迥异的局面。主流科学家们试图以科学共同体的集体信念———已有的科学理论来反对占星术, 但他们的观点也遭到了哲学家们深刻的批评。当一些科学研究者们得出对占星术的那个核心假说为负面的科学检验结论时 , 哲学家却又在提醒我们一个理论是不能被实验定论性地证伪的 , 因为造成理论错误预见的可能是整个复杂检验程序中的某一关节 , 而不是被检验的这个理论〔21〕 。

目前占星术仍被坚决地排除在主流科学以外,这虽然与传播中的占星术相比是一个弱势的声音,但在涉及占星术是否为科学时, 从大众媒体到严肃的学术刊物都援引这些科学检验的结果以告诫人们占星术不是一门科学。

我们看到波普尔的证伪主义在占星术与科学之争中的确产生了作用, 虽然按照波普尔证伪主义的科学——伪科学划界标准, 在哲学上没能将占星术排除在科学之外, 但通过对占星术理论陈述所引出的可检验蕴涵的检验, 这些实验结果却在科学上反驳了占星术那个核心假说的有效性 , 于是科学没能接纳占星术,这反映了科学遵循其理性发展的特征。所以在 20 世纪里, 是科学检验方法让人们相信占星术不是一门科学 , 这不同于在 18 、19 世纪里 , 占星术是被持有某些科学理论的科学共同体排除在科学之外。

所以 , 如果说在 18 、19 世纪是科学中非理性的一面将占星术排除在科学之外, 那么在 20 世纪它被阻止在现在科学大门之外 , 则主要是科学中的理性起了作用。

 

参考文献

〔1〕〔2〕江晓原.历史上的占星学[ M ] .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1995.2 , 6.

〔3〕Bok Bart J , Law rence E Jerome , Paul Ku rtz.Objections to As-trology[ J] .The Humanist, 1975.35(5):4.

〔4〕〔18〕伊丽莎白·泰西埃.大预测[ M ] .白巨译.北京:作家出版社, 1996.30 , 249.

〔5〕Eysenck H J.S tars and S ceptics[ J] .Nature, 1984(312):219.

〔6〕〔7〕〔8〕〔9〕〔10〕〔11〕〔12〕Martin Cu rd , J A Cover(eds).Philosophy of  Science:the  Central  Issues [ C ] .New  York :W.W.Norton &C ompany , 1998.29 , 8 , 17 , 30 , 31 , 32 , 73.

〔13〕保罗·费耶阿本德.反对方法———无政府主义知识论纲要 [ M] .周昌忠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 1992.266.

〔14〕陈健 .科学划界———论科学与非科学及伪科学的区分[ M] .北京:东方出版社, 1997.63.

〔15〕Dean G , I W  Kelly.Does Astrology Work? Astrology and Skepticism 1975 -2000[ M ] .New York :Prometheus Books , 2001.196 -197.

 


作者简介:朱彤(1963 -), 辽宁大连人, 北京交通管理干部学院讲师, 硕士, 主要研究方向为文化多样性。


关键字:, , , ,
征稿启事:
本栏目长期征集稿件,欢迎广大网友投稿!
稿件内容可以从历史、现实、人文等多维度对“占星术”进行客观、公正的科学解读,对公众解疑释惑,让人们在娱乐的同时不忘科学理性。 投稿要求>>
稿件一经采用,我们将奉上稿酬。
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投稿请注明“科学家与占星师对话”栏目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