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反邪教网 » 专题 » 正教克邪 » 正文

【读者来信】在反邪教工作中,宗教具有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

作者:和合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2017-07-07
打印

近日,中国反邪教网开辟了一个新栏目《正教克邪》,作为多年从事反邪教工作的志愿者,认为此栏目的开设对反邪教工作有重要的推动意义。宗教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通过上千年来的发展完善,中国宗教具有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而邪教大多依附、冒用宗教危害社会。宗教是邪教的天敌,在反邪教工作中,了解和掌握一定的宗教知识有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

一、 邪教看重传统宗教的地位和影响,因而依附和冒用

传统宗教经过上千年的发展、完善,构建出了庞大、精深的经院神学理论体系,它的教理教义对政治、经济、文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成为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早已自觉或不自觉地渗透到人们的思想、行为和生活之中,在许多民众的精神生活中具有终极地位。邪教组织是无法构筑超越《佛经》、《圣经》等经典来形成自己的系统的神学理论,因此决定了邪教大多要盗用、篡改和歪曲传统宗教来构建自己的歪理邪说。从传统宗教在民众中的地位和影响来讲,邪教要想自己的歪理邪说在民众中迅速立竿见影,功半事倍,大多要冒用宗教。实际上,从我国政府公布的邪教名单中,邪教大多冒用传统宗教。冒用基督教佛教的最多、其次是冒用佛教。这说明邪教离开宗教是无法存活的,邪教只有冒用宗教,才对民众具有欺骗性,因此邪教问题总与宗教问题混杂在一起。每当邪教问题出现时,人们往往会把邪教视为宗教混作一谈。

二、 对于邪教问题,宗教具有天然的敏感性和洞察力,宗教是邪教的天敌

各种传统宗教都在它们的经典教义中,对将要出现或可能出现的邪教特征都进行了描述,将其称为附佛外道,旁门左道、或异端邪说等,如《楞严经》列举邪师传邪法五十种阴魔对信众误导的情形,描绘得明确而生动,反复告诫信众“师与弟子多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以警示世人。几千年来传统宗教对邪教盗用、歪曲宗教教义、贬低损害宗教形象误导民众的行为极为愤慨。从历史上看反对邪教最早、最坚决、持续时间最长的往往不是统治者,而是传统宗教。如早在1995年、1996年,佛教界就对“法轮功”的邪教性质进行了揭露,向政府有关部门提出法轮功是邪教。所以邪教最先发起攻击的对象大多是宗教。我们只要认真的去观察,不管哪一个邪教它最早的教义或核心教义,都用大量篇幅攻击贬低传统宗教,如《转法轮》、《转法轮法解》等。而对政府的攻击大多是在其违法行为败露被依法打击后,其政治的叛逆性才暴露无遗。露出邪教与政府、与社会、与科学、与人类势不两立的真面目。

三、 传统宗教人士对法轮功等邪教的揭露,迫使其不得不对其教义进行“大手术”

2015年5月24日,李洪志对1994年出版的已经使用传播了21年的《转法轮》中起到简括切要、提纲挈领作用的浓缩本——“论语”动了“大手术”。一改过去旧“论语”中九次出现的“佛法”一词,和对佛法大颂特颂的思想,转而在新“论语”中只字未提,从中不难看出,佛教已经成为制约邪教法轮功在国内继续生存发展的瓶颈,迫使邪教法轮功不得不对“附佛外道”的标记进行漂洗,褪去号称佛法的印迹。法轮功用冒用佛法的旗号,误导不少群众上当受骗。十多年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积极参与反邪教工作,向群众介绍佛法的一些基本知识,使国内大多数群众认清了法轮功“附佛外道”的真面目、使其在国内基本丧失生存发展空间的情况下,迫使李洪志战略性放弃对佛教的依附,转而大肆宣扬贴近基督教思想的“创世主”“神”等名词术语,企图赢得国内、特别是国外一些对《圣经》一知半解的人士的认同,从理论上与西方文化衔接,谋求新的发展。此外,修改《论语》靠近西方文化的另一个原因,笔者认为是为邪教法轮功宣扬软暴力行为寻找理论支撑。为了给法轮功邪教组织与社会对抗、与政府对抗的行为提供理论根据,李洪志编造了所谓“天上的佛对天上的魔”所进行的“正法”的说法,暗示共产党是魔是旧势力操纵的邪恶势力,是必须发正念销毁的对象。其实,真正的佛法对于政治、战争与和平有非常清楚的论述,佛教倡导的是和平,不赞成以任何“惩凶斗恶”形式进行的所谓护法、正法与除恶,更没有任何可以称为圣战或正义之战之类的东西,佛法两千多年来以包容、智慧、慈悲著称于世,令世人折服,反对任何形式的“惩凶斗狠”。如果说有魔要战胜的话就是要战胜自己心生的八万四千魔,没有一个外在的魔需要战胜。所以李洪志及法轮功邪教组织修改《论语》的另一目的,是为邪教法轮功软暴力行为提供理论支撑,规避其“附佛外道”的帽子。2016年至今,李洪志的《纽约法会讲法》、《提醒》所谓经文中,对“佛法”只字未提,可印证其在规避 “附佛外道”的帽子。

四、 宗教文化在反邪教斗争中运用的案例

在实践中有许多案例足以证明宗教文化在反邪教中的积极作用。如,陈某,现年45岁,曾是一名技工,痴迷法轮功10年。1997年陈某某接触法轮功后把父亲、母亲、弟弟、妹妹一家人全部领进法轮功。之后,母亲因痴迷法轮功有病不治而过早去世,弟弟佩带法轮功附身符驾驶摩托车与对向行使的摩托车相撞,对方浑身是血却生还,弟弟体表无伤却身亡,并没有得到李洪志法身的保护。这一家是“家庭式练功”的典型悲剧。在志愿者的帮助下,陈某通过学习了解佛教文化的一些基本知识后,与邪教教义相对比鉴别,幡然醒悟。明白了世界上没有所谓的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存在,是人创造出了神,而不是神创造了人。陈某自觉转化后运用佛教经典将自己的父亲、妹妹转化。现在陈某一家人成为了当地反邪教志愿者。陈某在与笔者谈及其痴迷的原因及转化的经历时说到,“当初没有人能从佛教的角度给我点拨,如果有人点拨,我就不会走这么多弯路,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了”。要使法轮功人员真正认识邪教的本质和危害,摆脱邪教对其身心提摧残,要让他们学习掌握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一些基本知识,尤其要了解一些基本的宗教文化知识,以正本清源、匡正祛邪,否则他们永远都走不出邪教布下的迷宫。此案例只是宗教文化在反邪教斗争中运用的一个缩影。

五、 发挥宗教界在反邪教斗争中的积极作用,削弱法轮功等邪教在国内外的生存空间

不管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等邪教组织如何处心竭虑,精心策划进行战略性调整,谋求新的发展,有一点是变不了,“邪教大多要依附宗教,冒用贬损宗教”、“挂羊头卖狗肉”这是规律。邪教法轮功等的所作所为必然激起宗教界的愤慨和声讨。因此要通过宗教界人士广泛团结联络海内外同道,在西方主流媒体上将李洪志的新《论语》公之于众,这样可以一改以往一些西方媒体鹦鹉学舌般,不加证实地报道所谓法轮功练习者频遭迫害的消息的做法,而是引导和支持宗教界和民众去研究甄别李洪志的教义,特别是法轮功等邪教对人权的践踏摧残。这样反对邪教组织的声音就会变得更大一些。这是因为李洪志在新《论语》声称,“大法是创世主的智慧。他是开天辟地、造化宇宙的根本,内涵洪微至极,在不同的天体中有不同的展现。……天体、宇宙、生命、万事万物是宇宙大法开创的。”这段话中李洪志把自己提升到与“上帝”同等的地位,这对以基督教为主体信仰、“上帝只有一个”的西方国家来说,李洪志的这种狂妄自大必然招致西方宗教界人士和民众的声讨。李洪志就会忙于应付国外宗教界人士的反对,境外敌对势力一看到宗教界的反对就会心有禁忌,法轮功在海外生存空间将会受到不断的挤压。对于涉及精神层面的问题,应该提倡什么和反对什么,应该引导和支持由民间团体自觉去做,比由政府出面去做更科学、效果更好,不易授人以柄。

本文借鉴了以下作者著作中的一些重要观点,吸取了反邪教战线上志愿者们的宝贵意见,在此笔者谨向这些作者及反邪志愿者们致以真诚的谢意!

重要参考文献

1、 《我国高校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研究》——教育部2007年科研课题,赵康太等箸,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4月第1版

2、 “关于法轮功问题的反思——纪念取缔法轮功十周年”,作者:中国反邪教协会理事 陈星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