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反邪教网 » 专题 » 正教克邪 » 正文

膜拜团体的极端表现与社会危害——以法轮功的国内外传播为中心(四)

作者:陈星桥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2017-07-06
打印

四、佛教界对法轮功的关注与抵制

在中国,法轮功是一个主要打着佛教旗号招摇撞骗的极端教派,因此,它出现不久,就引起了佛教界的高度关注。例如,浙江省台州市佛教协会主办的《台州佛教》月刊1996年率先刊出了数篇批判法轮功的文章;1997年以后,《上海佛教》、《广东佛教》等地方佛教刊物都先后发表过批判法轮功的文章;上海佛教界还收集有关正面介绍佛教“气功”和揭露、批判法轮功的文章汇编成《摧邪显正集》在教内流通。与此同时,一些佛教界人士也通过各种途径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法轮功问题,表达佛教界对法轮功歪曲、利用佛教的义愤。

我早在1994年即接触法轮功。那时我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佛教协会副秘书长,也喜欢观摹各种气功。那一年的8月,李洪志第一次到哈尔滨市,在市冰球馆共作了十场传功报告。我应朋友邀请听了第一场和最后一场,当时的场景令我非常震惊:李洪志在报告中很少讲如何修炼气功,反倒总是指责其它气功门派如何如何不好,佛教寺院中的神以及和尚如何如何不管用了,而把法轮功自奉为最高佛法,报告粗俗,缺乏逻辑,讲到许多佛教名词术语时出现了许多常识性错误,但现场的4000多听众却听得如痴如醉,不断地欢呼,令人感叹当时老百姓的轻信、无知和李洪志的魔力。李洪志作最后一场报告时,我中途在冰球馆正门外,碰巧看到了停放在那里的一具男性尸体,大约50多岁。一位女性在门口要求进入会场找李洪志理论。她说自己是死者的女儿,她父亲专门从外地赶来听课,因听从李洪志说的“有病不需要看,练法轮功就能好”,结果一病不起,我们先前找到李洪志,他也不管。正说话间,我就看见李洪志一行匆匆从侧门逃离。我想,法轮功刚推出不久就发生这种事,恐怕以后会麻烦不断。当时我将这件事情还向政府主管宗教的部门——哈尔滨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写信作了报告,提醒他们警惕。1996年,我发现法轮功辅导站越来越多,有不少佛教徒也卷入其中,他们把原来供奉的佛像和佛教经典送还到寺院里来,有的信徒还阻碍民众到寺庙里进行祈祷。甚至我的一些朋友也练起了法轮功,还劝我加入法轮功。这引起了我的高度重视,促使我把法轮功的一整套书拿来作认真的研究,不久就撰写了一篇两万字的系统揭露法轮功的文章,通过分析论证,得出了以下结论:法轮功实际上是一种打着气功旗号歪曲、破坏气功,打着佛法旗号歪曲、破坏佛法,打着科学旗号歪曲、破坏科学的伪气功、伪佛法、伪科学,是一种具有新型民间宗教特点的附佛外道,对佛教来说是一种邪教。为此我在文中呼吁政府予以关注和取缔。这篇文章寄到北京,立即引起了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的高度重视,他一个月里围绕这篇文章作了六次批示,指出法轮功是一种邪教,“光是取缔还不够,还须以理摧伏其谬论,才能有效”。在赵朴初先生的支持下,该文先在中国佛教协会内部刊物《研究动态》1997年第2期上发表,随后在中国佛教协会的会刊《法音》杂志1998年第3、4期上连载,引起了佛教界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许多刊物予以转载;同年6月,我将有关正面介绍佛教“气功”和揭露、批判法轮功的文章汇编成《佛教“气功”与法轮功》一书,交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吴立民所长为该书作序。这是法轮功被取缔前惟一一本公开出版的揭露批判法轮功的书籍。

值得一提的是,1998年元月,我还参加了由中国佛教协会召开的讨论法轮功问题的座谈会。与会的佛教界人士和专家们一致认为,法轮功是一个依附佛教的歪门邪道。可惜当时佛教界的声音还比较弱,没有引起政府的足够重视。当1999年政府明令取缔法轮功后,赵朴初先生在医院就法轮功问题发表谈话,表示坚决拥护,认为它为人民消除了一个大祸害,为国家清除了一个大隐患,为社会割掉了一个大毒瘤,为科学扫除了一个大障碍,也为佛教清除了一个最大的附佛外道。据我所知,中国其它宗教的领袖们也都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2001年3月3日,中国佛教协会发表《致全国佛教界的公开信》,称:李洪志何方宵小,竟敢盗我佛教“法轮”以为其名号,窃我佛祖诞辰以作其“生日”,篡我佛教术语名相以充其邪说。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不仅对佛教,亦对其他宗教极尽贬低、亵渎和侮辱之能事,妄称“现在的宗教,佛教、基督教、天主教……不能度人,是低的东西”,“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传正法”,“我能把整个人类度到光明世界中,是比释迦牟尼、老子、耶稣还高的救世主”。出此狂言,恬不知耻。天怒人怨,可恶可诛!

2002年9月19日,中国佛教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通过了关于法轮功问题的决议,决议指出:近年来,邪教“法轮功”在海外继续窃取佛教“法轮”名义,打着“佛法”旗号,甚至以中华传统文化的代表自居,大肆欺骗世界舆论,并进行了一系列破坏社会安定、危害我国家政权和形象的活动,且有变本加厉之势。对此,我们不得不郑重声明:“法轮功”不是佛法,是附佛外道,是彻头彻尾的邪教。我们希望全世界的佛教徒团结起来,与我们一道,揭露和制止“法轮功”邪教对佛教的不法侵害。

在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不仅中国大陆佛教界对法轮功进行抵制和揭露,其它国家和地区的佛教组织也强烈抵制法轮功。例如:

2000年5月19日,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在台湾举办“世界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美、加、法、日、泰、尼泊尔等28个国家的活佛、高僧、大德居士2000多人与会。会上对李洪志等人进行了审评,并经各国代表投票表决,确定李洪志为邪教人士,并认为李洪志等人所论佛法之道,完全违背佛陀的三藏经教,不但断章取义、正邪混乱、理谛全无,而且基本经教都未曾深入研读,完全是自编自导、蛊惑民众,谈不上有一点实证功夫,他们的所谓佛法是地地道道的邪教。

2001年3月,新加坡佛教总会郑重声明“法轮功佛学会”与佛教完全没有关系。虽然“法轮功佛学会”的注册名称使用佛教的名词,而且法轮又是佛教的标志,可是该团体既不是宗教,又不弘扬佛法,所以与佛教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2006年4月,在台湾召开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第23届大会通过了“十项宣言”,其中明确列入“维护正法,反对‘法轮功’窃取佛教法轮之名,作危害佛教之事”,并要求全世界佛教徒“共同正视并声讨邪教‘法轮功’”。

2006年5月10日,在泰国举行的国际卫塞节世界佛教大会发表的联合公报重申:“大会确认,‘法轮功’不符合佛教的基本教义。”

作者简介:陈星桥,法名常正,法号智渊,1957年出生。现任中国佛教协会《法音》杂志副主编、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反邪教协会常务理事等职。

膜拜团体的极端表现与社会危害——以法轮功的国内外传播为中心(一)

膜拜团体的极端表现与社会危害——以法轮功的国内外传播为中心(二)

膜拜团体的极端表现与社会危害——以法轮功的国内外传播为中心(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