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反邪教网专题 正教克邪

与邪教进行长期不懈的斗争是各宗教共同的任务

作者:傅铁山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2016-11-09
打印

邪教,是一股蚕食人类灵魂、危害社会的邪恶势力。当人类社会进入文明发达的21世纪的时候,邪教势力不仅没有消退的迹象,反而以种种形式,滋生蔓延。从表现形式上看,有以高科技手段招徕信众的“天堂之门”,也有以“反种族,争平等”为招牌的“人民圣殿”;有从农村到城市的“奥姆真理教”,也有以“十诫”为旗帜的“十诫复兴运动”。中国社会刚刚取缔的“法轮大法”邪教组织,盗用气功的名义,蒙骗群众,最后走向与社会公开对抗的道路。不论这些邪教的形式与类型多么不同,但它们的实质特征是共同的:都是以欺骗开始,以对抗社会告终;以打着“救人”、“度人”的招牌开始,以危害社会、残害生灵结束。

透过大量休目惊心的事实,人们清楚地意识到;邪教不仅己发展成为主权国家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而且显然也已构成对人类社会的共同威胁。

千年之交,人类社会在带着科技进步的辉煌成果与和平民主的期望跨入21世纪的同时,各种仍在扩散毒素的邪教,也以丑陋的形象挤进了新世纪。与这种邪恶势力的较量,仍然是新世纪人类社会共同面对的重要课题。

今天,我们从宗教的角度,揭露和认识邪教丑恶面目,对唤醒群众提防以“宗教”形式出现的各种邪教的危害,是十分有意义的。

一、借助宗教名义,是邪教早期生存的方式

大量邪教组织,都曾打出“宗教”的旗号,或借用宗教的口号,招摇撞骗,扩充势力。

借助传统宗教,以售其奸。一些邪教组织,最初在传统宗教中寄生下来并滋长,传播异端。美国邪教“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原是一名基督教牧师,他先以一个“基督仆人”的形象,以“反种族歧视,关怀黑人、穷人’,的宣教,感召了一大批社会底层的人,势力由小到大,最后琼斯当众将《圣经》摔在地上,公开与基督教决裂。他宣布天上并没有什么上帝,不再相信“上帝的正义”,而他自己才是人世间真正的“上帝”,从此走上与社会全面对抗的邪教之路。

借用宗教术语,蛊惑人心。几乎所有的邪教组织,都借用过正统宗教的信仰术语,并将其夸张和歪曲,为他的反社会目的服务。“被立王”、“呼唤派”等邪教组织大量歪曲借用《圣经》语言,蒙骗群众。“法轮功”邪教搬用大量佛教用语,进行篡改,误导信众。世纪之交,世界大量的邪教组织都大肆编造“世界末日就要到来”、“大灾大难即将降临”等邪说,并以《圣经》、佛教经典为依据,将其中有关“末世审判”、“末法”等只言片语摘出,随意发挥,来印证他们的罪恶谣言。

强拉合法宗教的大旗,大搞教主崇拜。世上形形色色的邪教组织的头目,都擅长将自己打扮成合法宗教的神职人员,甚至以“救世主”的身份自居,迷惑信众,搞个人崇拜。美国“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本人曾经是牧师,然后将自己装扮成为真正的“上帝”;“大卫教”教主考雷什宣扬自己是先知先觉的“战神”,只有他才掌握了通向“天国”的奥秘;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则把自己吹嘘成“神仙”的化身。他的前世是“埃及的宰相”,经过在喜马拉雅山中的特殊“轮回”,他现在仍是“王中之王”:“太阳圣殿教”教主吕克·若雷说自己是上帝派到人间的,是“耶稣再生”。李洪志在搞法轮功邪教之初,就把自己的生日改成“佛诞日”,称自己是“释迎牟尼转世”。并鼓吹自己童年由佛家全觉大师传授独传修炼法门,8岁时“修炼圆满”,”12岁时,得道家功夫”。俄罗斯最大的邪教组织“圣约书教会”,教主维萨里昂,因其长得与耶稣有几分相像,便以“耶稣基督”自称。

邪教组织对正统宗教的利用往往都是在羽毛未丰的时候,目的显而易见:一是为招徕信众:二是为获得合法地位:一二是为实现邪恶的目标瞒天过海。一旦形成气候,便立即独树旗帜,与社会公然对抗。

邪教组织随着它势力的膨胀,其社会恶性昭然若揭。这一点我们暂且不论,单就它对传统宗教信仰的危害,就需要我们引起高度警觉。

从占到今,凡是存在邪教的地方,_王统的宗教信仰就受到严峻的挑战。邪教对宗教身份与信仰理论的盗用,严重损害了宗教组织的形象,败坏了宗教团体的名声,站污了正统宗教信仰的纯洁性;同时,邪教以神秘主义为工具,将人们正常的信仰心理引向歧途,破坏了人们正常的信仰生活,严重毒化人们的心灵,将大批追求至善与完美的善良民众,变成了邪教教主敌视与报复社会的驯服工具。

在邪教势力猖撅横行的时期和地方,那里的正统信仰难以有效地贯彻和遵行,对于那些正统信仰根基不牢,或者抱着不正确心态进入教会的信徒来说,面对邪教教主的鼓噪,真假难辨,良荞小分,很容易陷入邪教迷信的圈套中,不能自拔。

中国大主教会对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态度一直是旗帜鲜明的,同它进行了各种形式的斗争。当“法轮功”刚刚兴起的时候,我们与佛教团体的朋友就注意到它的不正常行为表现,支持佛教团体向有关部门表达对这个邪教的反对立场。当李洪志煽动法轮功“学员”围攻政府机关,扰乱社会秩序,被我国政府坚决取缔的时候,我们天主教界对政府的决定给予坚决的支持与拥护。

二、邪教与正统宗教信仰是截然对立的

不管邪教怎样利用宗教,但它与宗教的原则区别是显而易见的,它与宗教的对立是截然分明的。

1、正常的宗教信仰尊重理性和科学,而邪教反对科学,大搞迷信

我国的现存宗教信仰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道教和伊斯兰教,都尊重理性和科学,尊重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对人们有益于生活改善的创造性活动持积极支持的态度,并在理论上,坚持客观的、劳动创造生活的原则,引导信徒以对天主(上帝、真主等)感恩的心,创造生活,建设文明与进步的社会。而邪教组织却极力强化人们迷信意识,制造人为的虚幻的“奇迹”,以神秘怪异理论解释世界,腐蚀信众的心灵。比如“太阳圣殿教”教主大肆宣传毁灭整个人类的世界末日正在来到,说什么“艾滋病的传播”、“臭氧层的破坏”,以及一些国家和地区种族冲突的加剧等等,都是“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具体征兆。他说,“太阳圣殿教”就是要建立一艘挽救其忠实信徒的“诺亚方舟”,当“世界末日”到来时,他将启动满载信徒的“诺亚方舟”,驶向“众神聚集”的天狼星,以避免灭顶之灾。“法轮功”邪教教主李洪志宣传“末世论”,说“人类有81次完全处于毁灭状态”。他还耸人听闻说:地球要爆炸,这次爆炸的日期要由他来定:只有他能拯救人类:凡修炼“法轮功”的人,他都给一个法身,来度修炼者上天堂,等等。

2、宗教讲对神的祟拜,而邪教却大肆推行对教主的个人祟拜

已经被人类广泛接受的世界性传统宗教,都有对主宰人类万物的“上帝”、“佛”、“真主”的崇拜,但这种“上帝”、“佛”和“真主”的观念是严格限定的。而邪教组织却将现世的人—教主美化为“神”,甚至“上帝”,对其进行迷信崇拜。无论是“人民圣殿教”的琼斯,“大卫教”的考雷什,“奥姆真理教”的麻原彰晃,还是“法轮功”的李洪志,都让信徒信奉他们是无所不能的“活上帝”、“活神仙”,是法力无边的“神”,可操生杀予夺大权,把信徒变成绝对服从他们的奴隶。从而随心所欲地控制和操纵信徒,以实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3、各宗教对社会采取的是积极接纳和参与的态度,而邪教却与整个社会为敌

不论是天主教,还是佛教,现存的各种传统世界宗教都对所在的社会采取包容接纳和参与的积极态度,告诫信徒爱国守法,热心公益,尊重合法政权。这些不同的宗教信仰都主张维护社会的稳定,引导信徒与其他同胞一起共同建设文明进步的社会。然而,邪教组织却反其道而行之,邪教教主以自大狂和偏执狂的心态,将邪教组织置于社会甚至全人类的对立面,制造各种谣言,低毁社会与当政者,鼓动信徒对抗自己的国家和社会,有些邪教头子甚至明目张胆地宣称要做“总统”,要“执政”。“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就是在推行他的邪教进程中,逐渐走向政治反动的。

4、各宗教倡导文明进步的社会伦理,而邪教组织却败坏社会,摧残人性

天、基、佛、道、伊五大宗教,都大力提倡优良的社会伦理,将纯洁人心,净化社会作为伦理建设的基本目标。但是,邪教组织却置人类的基本伦理道德准则于不顾,为满足邪教教主的个人私欲,憋意妄为,践踏人伦,摧残人性,甚至滥杀无辜,草营人命。邪教“被立王”、“呼唤派”等邪教头目奸淫妇女,无恶不作;“人民圣殿教”制造血腥屠杀,致死900条人命。乌干达邪教屠杀1400多信徒。

5、各宗教坚持扶危济困的传统,而邪教组织却敲诈勒索,聚敛钱财

长期以来,宗教组织一直以乐善好施来体现自己的社会价值。然而,邪教组织却无一例外地以聚敛钱财为目的,对信徒进行敲诈勒索,甚至将信徒的最后一个硬币攫为己有。在邪教头目的残酷剥夺下,多少信徒由富变穷,甚至家破人亡。

邪教所表现出来的一切恶性,都使它与传统宗教水火不容,不共戴天。

三、与邪教的斗争,是所有宗教长期共同的任务

1、揭露邪教的欺骗性,引导教育群众

一切邪教,都把自己装扮成“救世主”,具有很大的欺骗性。它们利用人们的迷信心理,编造一套庸俗的但诱人的理论,俘虏迷惑人们的心灵;它们利用社会问题,攻击现存政权,迎合社会中深受社会问题困扰的民众,得到他们的支持和拥护;它们也在初期阶段为人们做一些“好事”,使信众感到精神上的“安慰”。特别是邪教组织为了争取民心,为信众提供从物质到精神的各种“关爱”,尽管这种“关爱”是暂时的、虚假的,目的是为了引诱众人为之效力,直至献身。

我们要通过各种宣传手段,揭露邪教的本质及其害人的方法,将它的虚伪性与社会恶性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2、加强正信宣传,提高信徒的素质

各种传统宗教,都有自己比较完备的信仰理论,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这些理论也需要不断完善和发展,使其适应时代的要求。从天主教来说,信徒群众大多是普通民众,教会要加强对信徒群众的信仰素质的培养和训练,使他们认清什么是正确的宗教信仰,什么是封建迷信,增强对歪理邪说的免疫力,在错综复杂的社会生活中坚持正确信仰,自觉抵制封建迷信。

3、协助党和政府进行宗教政策和法规的宜传,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要有效地抵制邪教,需要在整个社会中加大正面宣传教育的力度,特别要对群众进行什么是宗教信仰,什么是封建迷信问题的宣传教育,使群众面对各种学说有一个正确的判断,具备足够的识别真善美与假恶丑的能力。

4、教会要积极参与社会慈善事业

教会有开展慈善事业的良好传统,目前应该加强这方面的工作,积极发挥各宗教优良的道德精神和服务社会的传统,努力开展社会服务事业。特别要关注那些生活困难者,关注那些处于社会边缘状态的人,给他们以更多的关爱,帮助他们建立生活的信心。积极参与对艾滋病患者的救助服务。教会在参与社会服务事业上,具有广阔的领域,大有作为,而且有其他方面难以替代的优势。

邪教是社会的毒瘤,也是社会问题的综合反应。要真正铲除邪教,不仅需要健全法制,而且要加强整个社会精神文明建设,特别是对青少年,要加强人生观教育,提高全体公民的科学文化素质。同时,同样重要的是,要加强对社会问题的综合治理。在保持稳定的前提下,努力推进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是根本消除邪教赖以生存的社会根源和思想根源的基本条件。

注:本文选自《反对邪教 保障人权——2000年中国反邪教协会第一次报告会暨学术讨论会论文集》